我们也只不过就是给你们提个建议而已

- 编辑:admin -

我们也只不过就是给你们提个建议而已

不太信任
 
 
    “行了,行了,我保证以后,你让我干嘛就干嘛,保证不会再有一丝反抗,行了吧?”
 
    小z哥很是不耐烦地准备着去写作业去了,可刚走了没几步,又突然一转身,神秘兮兮地跑了回来,道:“老师,你看门外谁来了呢?好像是那个新来的学生和她的那个第一次来的亲戚又来了呢?”
 
    李强刚想说话,却听到大l很是没好气地道:“不是吧?她的家长怎么又来了呢?老师,你说她们家人怎么能这样呢?这不是明白着有些不信任人么?这一天天的,这都多少天,小的在里面占了咱们一个教室,老的还在外面占着我们玩的地方,他们到底是想怎么样啊,还到底是有完没完了?”
 
    说实在的,对于学生家长每一次都喜欢在门口晃悠的情况,在李强的内心深处也确实是比较烦的,这种情况说白了,一般大多发生在那些新来的家长身上,也就是一个不信任的问题,可是有时候李强也想了,毕竟自己也只不过是开门做生意的,总不能人家有点点的不信任,就直接生气,发火,把人家家长给赶走吧,只是没想到大l这孩子居然也这么反感,李强有心也趁机吐槽一下,可是一想到自己的身份,也只能是微微地一笑,道:“算了,既然人家愿意,那你还是不要太生气,反正这也是咱们这里,许多家长的一个通病,过一段时间之后,不也就自然好了么?咱们就再忍忍吧?等回头看一段时间之后,再说吧?”
 
    大l叹了一口,道:“那好吧?看来也只这样了,可那个学生的学习怎么样?究竟还值不值得你为她花费这么大的气力啊,不是我劝你,有时候吧,你真的没有必要对所有人都一样好的,我家人以前可是告诉过我,有些人真的就喂不熟的白眼狼,你对他再好,基本上也是没有用的,所以老师我劝你,对有些人差不多也就得了,你实在是真的不必要对所有的人都掏心掏肺的,真的?”
 
    “什么啊?我说你这小小年纪怎么就不学一点点好的呢?难道这就是你妈妈之前口中所要教你的,让你的心态阳光一点的么?我说你这一点点的也不阳光啊,你怎么就不能想别人一点点好呢?你就放心吧,在我看来,在这个世界上,其实还是好人多的呢,尤其是在对待孩子的学习上,即便有一些人欺骗了老师,那也只是因为不太了解,不太相信的缘故,我相信只要时间久了,基本上也就可以了,不过我说你怎么就突然间有了这样的想法呢,到底是谁教你的?肯定不会是你的爸爸妈妈吧?”
 
    本来李强对于大l能够站在自己的角度立场上说话,还颇有几分认同,可自从听了他的白眼狼的说法之后,心里立刻不自觉地不舒服了起来,但也没有打算过多教训他什么,只是开玩笑地说他几句,恐怕这也是一个老师所能做的最好的教育了吧,不知道别人是怎么说的,至少李强是这么认为的!
 
    “老师,不好意思,今天我又来了,前几天主要要因为你跟她妈妈聊过了,但是我有一些地方不太理解的地方,所以就想着过来问一下,不知道可以么?”
 
    让李强奇怪的是,这一次还没有等那个新来的小女孩说话,倒是和她一起来的那个所谓的小姨,竟然主动地和李强解释了起来道。
 
    “什么情况?怎么不是这丫头本人,又或者这丫头的妈妈,而是这么一个莫明其妙的小姨,跑到自己指手画脚了起来,怎么感觉这一家人的情况,实在是这么的怪异呢?可是人家既然也已经打招呼了,自己也不好实在是太失礼了,不是么?”
 
    李强的心中画了一个大大的问号,但他依然不动声色地道:“没事啊,其实怎么说呢,像你们这样的家人能有这样的想法,我们基本上也都是了解的,尤其是像你们家庭里这样的孩子,在你们不信任我们的时候,你们怎么做,怎么说都可以,我们都可以理解,可是要是当你们孩子取得了一些成绩之后,我还是希望你就不要再这么来了,毕竟在我们这里还是以小孩子为主的,你们这些当家长的随意地我们这里来回走动,对于我们这里的孩子来说,实在是有些影响不好,尤其是你们家的孩子重要,别人家的孩子在我们这里也是十分重要的,不是么?”
 
    “是,是,是!你说这些,其实我都了解呢,怎么说呢,这一次来呢,实在是因为前几天,你给这丫头的妈妈说了那么一大堆的建议,而她妈妈那里呢,又实在是太忙,有些顾不过来,所以呢,就让我抽空过来见你一面,就是关于你对她的那个辅导思路,怎么晚上还得来你们补习么?我看也没有多大的必要吧?你能给说说,你到底是怎么考虑的,今年我们家的孩子都已经读高三了,所以对你们老师的补习思路,多多少少还是有一些能够听得懂的,不知道你能给我细细的说一下么?”
 
    新来丫头的那个小姨,摆出了一副过来人的架势,很是让李强心中好笑地道:“是么?那好吧,既然你也想听,那我就随便给你说说吧,在我看来,你们家的这个小丫头,应该不存在太大的学习习惯问题,可就知识结构方面,相比着咱们本地的孩子,明显地要差上一大截的,尤其是当下她在咱们这里的适应问题,是一个最大的障碍,老师说的话,她听不懂,布置的作业,她也写不了,你们说她只是刚刚转回来不到一个月的时间,可我感觉她回来只要已经两个月了吧,她说你们好像也给她找过补习的老师,可我估计效果也应该不怎么理想吧?本来呢,我还是想问一问你们到底是怎么来的呢,可你们一个个就不是不说,既然你们不说,那我也就不问了,但孩子的问题明显地已经摆在那了,反正我们会尽我们最大的努力帮助她学习,但具体能帮到什么程度,我们也不好说,至于其他的,你们就自己考虑吧?我们也只不过就是给你们提个建议而已,至少我们认为这孩子眼前的学习情况,是不太行的!”
 
似乎有些不依饶地继续追问着李强道,就好像李强有什么话动了这人的神经似的。
 
    “嗯,这到底是一个什么情况?”
 
    李强看到此人的反应如此之大,心中立刻就不自觉地画了一个大大问号,但他依然不露声色地道:“怎么说呢,其实这不是明摆着的事情么?她是从南方的大城市里回来的,之所以回来的原因,也只不过是因为她们那里的考试题目比较简单,升学率比较低的缘故,而她们之所以回来的目的么,说实话也只不过是想通过在咱们这里的学习,然后再回到她们那里当个好学生罢了,可是你们想过没有,咱们这里的中等生之所以能够到她们那里当一个中等生,真是就仅仅是因为咱们这里的教学质量比较高的缘故么,恐怕说到底还是和咱们这里学习难度有关吧?”
 
    李强停顿了一下,又道:“你们都想着让咱们这里中等生到她们那里当好学生,可是你们想过没有,咱们那里中等生到了咱们这里,可也不就只是一个中等生的程度么?而这孩子明显地也只不过是一个水土不服的问题,我也不知道你们之前是怎么给她辅导的,如果你不能找到这孩子根本问题,只是一味地头痛医头,脚痛医脚,恐怕到头来,还只是会竹篮打水一场空的吧?”
 
    “可是你们这里也没有做什么特别的东西啊?不就给她做几套卷子,再稍微地讲一下,好像咱们这里的补习班,基本上也都是这个套路吧,像咱们一中附近的那个,还有一小的那个,再远就是二中附近的那个,之前我儿子也基本上都上过呢,差不多也就那样,你又凭什么说一定能把这孩子给教好呢?”
 
    可能是因为李强说话比较难听的原因,跟那丫头一起来的那个小姨终于有些坐不住了,禁不住有些质疑起李强来了,可李强丝毫没有放在心上,道:“怎么说呢?要按理来说,你对我们提出这样的问题,基本上我们都是不予回答的,本来我们之前我们毫无隐瞒帮这孩子找出来她学习上的问题,就已经超出了我们一贯的习惯了,若不是看在她是从外地回来的份上,我可是没有那么好的心情给你们这些的,今天也就是你来了,尽管我也不大清楚你是怎么建议让她来到我们这里的,但今天你能来,就说明之前我给你们说的那一些多多少少还是起了一些作用的,那我再给你说说吧?”
 
    “首先我从来就没有给她们家人说过,会把这个丫头的学习成绩给辅导到什么程度的,其次我们这里也没有什么神奇的本领就一定比别的老师强,有绝对的把握就能够把这个孩子给教出来的,如果说我们这里真的有什么与众不同的地方的话,恐怕也就只不过是对症下药,因材施教罢了,其实这孩子的问题,和学习情况,我早已经就都你们说清楚了,只要你们能够找到合适的老师,任谁给她重新讲一下课,再做一些练习题,差不多也就可以了,我之前也没有非说要让她来我们补习班的啊?再说了,我之前不也是听说了,她上的还有补习班么?你们就让她那个补习班的老师,给她讲一下,不就行了,又何必多此一举,一定要跑到我们这里来的呢?一定是你自己理解差了吧?”
 
    李强毫不退让地对着那所谓的小姨道,甚至此时在李强心中已经有了一个大怀疑,自己眼前的这个人似乎根本就不是那丫头所谓的小姨吧,一个在老家这里吃住都成问题的孩子,又怎么可能会一个对她学习这么关心的小姨,这人该不会她之前那个辅导班的老师,又或者是老板吧?
 
    “那好吧,听你这么一说,那我就明白了,原来你也没有说过,非得要让她来得你们这里啊,那就好了,听到了没有,丫头人家老师根本就没有说过呢?要不就这样吧,让她周六周日来你们这里,平时的时候还和以前的情况一样吧?反正你只要好好地把孩子给我们教好,基本上也就行了,至于其他的么?大家不都是为了这个么?”
 
    那所谓的小姨,说话之间给李强比划出来一个搓钱的动作,让李强顿生厌恶之感,却又没处发泄地道:“差不多也就是吧,咱们这些做辅导的呢?有时间,怎么说呢,一个孩子能不能在自己的手里有所进步,又或者说能不能成,基本上再接触了解这孩子三天,差不多也就可以有所定论了,我还是那句话,眼下我们这里真的是不图挣钱的,所以很多话,我真的是本着为孩子出发的角度考虑,尤其是咱们这些当老师的,我不知道别人究竟是怎么考虑的,但我就是这么一个人,看到了就得说到,说到就得做到,至于人家能不能够听到,那我可就管不了了,反正只要我说到了,那我就是问心无愧,其他的,我也就真的就不管了呢!”
 
    “好吧?听你这么一说,基本上我也就放心了,那我今天就把她给留下了啊,我给你撂下了一句话,只要你能把这孩子给我们带好了,其他接下来的事,你就放心吧,就看我们怎么做了?”
 
    那所谓的小姨,信誓旦旦地对着李强保证地道,之后又回过头去,对着那小丫头,叮嘱似地道:“你就让你妈妈放心吧,在咱们这里根本就没有多大问题的,还是之前老师那一句话,只要你自己知道学,又能够好好学,其他的事情就不用你妈妈操心了,一切都有小姨呢?知道了么?碰上这样的好老师,你还有什么话说的,就只剩下你自己好好地学了吧?”
 
    李强很是好笑地听好那小姨对着自己侄女的一通客套话,静静地站在那里,没有再接话茬,因为李强已经明显地看到那小丫头的嘴上露出一丝不屑的神情,心中不自觉地打了一个冷战。